春运

五年前的一月跟着大部队去了大英帝国。一年后去了新西兰做项目,然后又回到大英。 玩转南北半球,每每都是时差性看春晚,意思意思。第六年了, 回来赶春运。由于雾霾,各种晚点,又冷有恐怖。这个时候不坐头等/商务/银行卡贵宾室,真得是要无聊死的。 做打工仔,一票难求的苦啊,还有延误更苦。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